用本文向所有在旅途中認識的人致上感謝,

感謝他們的參與,

 

讓我的旅途更有意義。

 

1  

曾經有人常跟我說:「缺的就是那個衝動」,這句話影響我很久,一直到現在都還是這麼認為,如果心中想到什麼,沒有那個衝動驅使去做的動力,永遠想法只是想法,而旅行中,最難的就是第一步。

 

沒有第一步衝動,就不會有接下來的因緣發生,出發的第一步,就在辦完簽證後開始。

 

簽證辦完以後想要找語言學校,那時候問了很多遊學代辦公司,但是都沒有讓我特別心動,直到遇見了台中ABC的Christina,也許是ABC的辦公室很居家的設計,讓我不會有很大的壓力,在眾多語言學校的宣傳單中,也可以做出選擇。

 

因為2012的十一月中澳洲北部凱恩斯Cairns會發生日全食的原因,不同於其他包包們第一站可能都是大城市的選擇,我的第一站直接就是澳洲北部昆士蘭的凱恩斯-離大堡礁 最接近的城市。

 

 

對了,我選擇的是在凱恩斯的SPC(Sun Pacific College),包吃包住,學校裡面又是English Only!   

  [我不是廣告XD]

 

已經決定好要去的城市→簽證→找ABC代辦詢問語言學校→決定開課時間(時間剛好選在語言學校結束後可以毫無後顧之憂的看日全食)→確定出發時間就可以買機票了~~

 

記得一年前在機場的我說過:「感覺就這麼不真實,我竟然離鄉背井來到了澳洲」,就這樣,我又回到了這個原點。還記得回來的一天開車把方向燈打成雨刷的那一瞬間,一個人在車子裡面大笑,手足無措的換回正確的方向燈下一秒,轉出家裡的那條巷子竟然就直覺的靠左行駛了,這是我在澳洲十二個月來的習慣,過馬路先看右邊再看左邊,一時間改不過來,難怪印證了時間是習慣的殺手這句話。

 

我是如何能夠離開熟悉的一切跑到遙遠的彼端去生活呢?

 

回想起這十二個月的點點滴滴,如果要我分享給大家,可以說上好多天好多夜,十二個月,說長不長,但是可以徹底改變一個人。

 

看著現在放在桌上滿滿的書,重拾書本當起學生的我是何其幸運,想起那時候發生過一件事情:

 

 

回想起那時候在Apollo Bay時,有天風和日麗,中午結束工作走回家的時候,看到路邊有位老人坐在他家門口的草皮上,本來只是想打個招呼就走的,沒想到很湊巧的就這樣聊起來了。

 

「天氣很好,不是嗎?」

 

「我覺得有點冷」我照實回答,雖然有出太陽,但是還是只有十度,陣陣風吹來還是感覺會冷。

2    圖。Apollo Bay的冬天常常會下冰雹阿!

 

「因為我的國家平均溫度比較高,雖然有出太陽,但是我還是很冷,看我穿著就知道了。」看著穿著外套、手插在口袋的我,在開啟了聊天話題以後,跟著老人一起坐在草地上聊了起來,

 

「在你的國家,讀完書平均大概是幾歲?」老人突然問了這個問題。

 

「我剛大學畢業,22歲了。」老人聽到這個回答嚇了一跳

 

「大學啊……那你一定很聰明!」

 

老人說到他是漁夫,從很小的時候移民過來以後,因為戰爭也沒把小學讀完,從那時候開始就在海上討生活。

 

雖然說這樣,他還是很享受他的工作,因為他喜歡大海。

 

大學生啊,是個讓人憧憬的年紀啊,

 

小時候總想著長大要怎樣,大人也會說:等你到大學就可以如何如何,

 

等你到大學就可以晚歸、

等你到大學就可以談戀愛、

 

等你到大學就可以.....一直到現在大學畢業,也或許是時代不同吧,又或許是民情不同,西方人看事情的角度跟我們亞洲人也不一樣,他們注重技職教育,注重一技之長,在澳洲時我常常在想,如果不能用語言溝通,我可以教人家什麼?不會修機器,不會煮飯,體能也沒有很強,其他好像沒有特別厲害的特長,更何況也沒有出眾的語文能力…...

 

「書讀那麼多,你一定很聰明」這句後面應該要加個問號。

 

或是要捫心自問,書讀這麼多,是我只會讀書?

知道自已缺乏什麼,才能補足

  

沒想到,不只剛到澳洲的不習慣,要回來台灣前竟然又掙扎了一番,在這一年間克服了很多以前覺得很困難又不喜歡做的事,包含離家一年未歸、自食其力過日子或是很日常的洗衣、煮飯、洗碗、清潔……。

 

 

原來有時候這些只是很日常的日常,而我們把這些日常想的太理所當然,以為都是父母親該幫我們做好的,卻不會主動的幫忙,在「導正」了這些不正常的觀念以後,才了解原來這才是生活的意義-一些我們都太習慣理所當然的事。

 

在這個人稱「Gap Year」的旅程中,在某些長輩眼裡可能覺得這一年的時間我去做了很多沒意義的事情,浪費一年時間做了跟所學沒相關、又到處玩耍。雖然這樣說很籠統,這一年間我深深的覺得我看事情的態度改變了,從頭到腳,包含一些生活上的細節。

 

在以前我們在大學的時候,總是搶著坐在老師看不到的位置,老師問有沒有問題的時候永遠不舉手,老師不點名就不會出現,每天為了看不到的目標渾渾噩噩度日子,然後畢業後不要怪自己只能領22K。出來打工度假以後,才發現當學生是這麼的幸福,以前人家說出來工作就知道當學生最好,現在我也體會到當學生真的最輕鬆,尤其是在台灣有自己的家人,回家茶來伸手飯來張口,還有那滿桌熱騰騰的晚餐,和那似嘮叨般的溫馨叮嚀。

 

在外面有時候還可以靠朋友,多半還是只能靠自己。

 

而另外一項我覺得我應該這輩子都會很難克服的事情是說再見,人家說出外靠朋友,在外無依無靠的時候,萍水相逢的人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珍貴的回憶。在這裡我也不斷的在思考人和人到底是什麼緣分才能在某個時間相遇。為什麼人會在某個時間點遇見,而不是早一點或是晚一點?為什麼不會在我們都熟悉的地方遇見,而是在這個我們都不熟悉的國度上相識,或是我們之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發生什麼轉折以後,會認識那些人,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想起之前問過韓國人Jo「為什麼你會來Working Holiday?」,相信這是每個出來打工度假的人都會被問到的問題,你為什麼會過來?目的到底為了什麼?或許都沒有個正確答案,或著那個正確答案我們根本也不想要告訴其他人。

 

「因為為了遇見你們。」他說。

 

這是個什麼樣的緣分,讓我們能夠因為同樣的契機在這邊相遇?大概人與人之間本來就是有種特別的關係存在吧!

 

而別離時,所有的笑聲和淚水通通都是代表再見的話,每次想到的、即使是微小的細節,也都會是幸福的回憶,原來讓自己一切都歸零之後,反而會得到更多意想不到的。

3   

圖。我和我在SPC語言學校時的日本室友們Nodoka、Sayaka和韓國室友Jessica,在離開前的party大家都哭了!)

 

 

 

飛回台灣一切的感覺都非常的不真實,隔兩天又要開學重返校園,還記得那時候工作時想到當學生是多麼的幸福的那種感覺,難怪每個出社會的人都會說「當學生好幸福」,如此這樣,回來又重新當學生的我是否要好好珍惜這個機會呢?!

 

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是要經過一次沉澱才能悟出的!

4  

, , , , , , , , , , , , ,

ABCwithy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