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的某天早晨,如往常般地,我在公司裡邊盯著筆電螢幕邊吃著早餐,突然莫名地覺得,「是時候該戰鬥一下了。」

 

上次心裡冒出這句話的時候,約是在那一年前的某日,那是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正爆紅的時候,那時我正進公司沒多久,還是個新人,但卻受電影裡的台詞激起心中漣漪。

 

「好,那麼,熱血戰鬥吧!」

 

我立馬向公司請了下週一的一天事假,使得自己有三天的假日,主管疑問地看著我,「為什麼突然要請假啊?」

 

「我有件一定要完成的事情。」我眼神堅定。

 

「方便說說是什麼事嗎?」主管追問。

 

「環島。」

 

主管似笑非笑地搖著頭給我蓋了章,他那眼神像是透露著,「真是個小孩子。」

 

我在毫無準備之下,只到書局買了份全台灣的公路地圖,靠著當時的Iphone4,騎著我的野狼,就出發了。

 

一年後的早晨,我心裡又冒出這句話,也不知道為什麼。

 

「這次我要去更遠的地方了!」我心想。

 

我一直很崇英美,大學時還一直覺得自己畢業後一定要去美國,只因為美國是搖滾樂發揚地。就像很愛打籃球的人,會夢想進NBA一樣。但真的畢業後,接著當兵入伍、出社會工作後,才體驗到現實完全不是我所想那樣簡單。

 

但我還是一直很想去英國跟美國,不是去旅遊那種,而是在那邊生活的那種感覺。美國並沒有開放打工渡假,就算一般簽證也難申請得要命;英國自己經濟都差得恨,外國人要在那討生活想必更是難度很高。

 

表哥當時正從澳洲回來沒多久,一直對澳洲的打工渡假多有耳聞,也從表哥那聽到形形色色的有趣經歷。於是我想,那乾脆不如先去澳洲冒險一下好了!

 

這次可不是像在台灣走動,能夠毫無準備,所以我邊吃早餐的同時,同時也在搜尋引擎上,鍵入澳洲打工度假等之類的字眼,在一大堆網路資訊裡,最令我感到興趣,並且無法停止持續觀看的,便是一個叫作Amber的可愛女孩,所記錄的澳洲點點滴滴。

 

我完全不否認,當然我絕對是迷戀住了她,完全地。

 

在衍生的瀏覽中,才發現她是一個在ABC的機構裡,說真的,我當時完全不知道那是要幹什麼的,但衝著它能免費提供我很多資訊,以及對Amber的沒道理迷戀,我還是撥了通電話過去,希望能藉由當面咨詢了解更多澳洲的東西,以及偷看Amber(誤)。

 

當時打電話過去時,是一位聲音很可愛的女生給我作回覆的,簡單聊了幾句後,也定下了咨詢時間,我便大膽地問道:「請問...妳應該不是Amber吧?」

 

「嗯,不是哦!我叫Neko」電話那頭如此回覆。

 

我第一個想法是,唉,好失望。

第二個想法是,原來這單字真的跟日文的貓同音,而不是妮寇啊。

 

見面當天,Neko她了解了我的需求後,向我介紹了三間學校,分別是ILSCALSBrowns。其實打從一開始決定去澳洲就不知道有語言學校這回事,但在面談的過程中,我了解了語言學校的存在必要性,因為我的英文算是一般大學生的程度而已,加之我也不想一到澳洲就要面對工作及雜七雜八的瑣事,且就當作一段緩衝期吧。

我在ILSCALS之間猶豫不決,因為想說既然要去唸書,想當然也想選個好學校,ILSC便是那種分校遍地的知名學校,感覺就很可靠。

但最後幾番掙扎後,我選擇了ALS,只因為比較便宜以及學風比較活潑之故,我不想還沒開始賺錢就花掉我太多錢,也不想在學院風太重的學校被施壓學習。

 

事實最後也證明了我選擇沒錯,我也未曾後悔過這個選擇。

 

敲定了之後,以及完成匯款等手續,基本上我整個就是整天吃喝玩樂,不再去煩惱澳洲的一切,因為像是銀行戶頭、稅號、手機號等事ABC都幫我辦好了,而ALS也有宿舍,我所要做的,就只有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及行囊,出發冒險去。

 

由於我是買廉航,降落在黃金海岸,距離布里斯本是有段距離的,我得自己搭車過去。在出發前的前兩天,Neko擔心我人生地不熟,不知道怎麼搭車,還發了篇詳盡到我不想看的搭車詳解給我,我記起來,但我其實沒看。

 

下飛機的那天,是我在澳洲最大的衝擊。我找不到我該搭車的點,澳洲也不像台灣,三步就一個指示。於是,我當然開口問路,當時才驚覺自己的英文有多麼薄弱,我幾乎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我印象深刻,我花了近兩小時,才成功從機場搭車到火車站,接著搭火車到布里斯本。(若干日子過去後,當我再去黃金海岸玩時,我突然覺得當初是在蠢什麼勁的,明明是如此輕鬆愉快簡單的路線。)

 

接機的人,她在送我去ALS宿舍的途中,跟我說了句我想不斷流傳下去的話:「既然都到澳洲了,就無需恐懼什麼了,就放膽去冒險吧!而且啊,到了以後,你會了解到,在語言學校的那段時間,會是你在澳洲最棒的回憶。」

 

Exactly.

 

我覺得我運氣很好的第一點是,我的宿舍裡有很好的室友,我是最後一個到的,他們都是已經住一段時間的學生,長的甚至有好幾個月的,但我一踏進門,他們就非常熱情地歡迎我,這種莫名的熱情,是你在台灣感受不到的。而之後,他們也都成為我在澳洲很好很好的朋友。

 

1st(由左至右,台灣人韋云、阿拉伯人Abudul、韓國人宰潤)

 

可能由於長時間坐飛機之故,加之舟車勞累一整天,我到的第一天約在晚飯時間就睡覺去了,但睡到約莫午夜時分,我被戶外的嘈雜聲驚醒,於是我走到外面客廳去看小說。

 

沒過多久,家裡突然衝進好幾個人,我當場嚇了一跳,原來是室友們還有他們在學校的朋友,後來我才知道就在我到的那天有個大型的party,很多ALS的學生都有參加,那晚,我還沒開始進學校上課,但我已經認識了好幾個ALS的學生。而在更後來,我更是那些party的主要成員之一,不過這是後話了。

 

上課的第一天,做了個簡單的測驗以及輕鬆的對話,目的在於分類程度,將自己分到適合的程度,我覺得這很重要,在後來我也一直給後來讀書的台灣人一份觀念就是,這不是什麼考試,你不需要感到有壓力,帶著一股一定要拿好成績的台灣既定觀念,那或許會將你推入一個你更承受不住的英語環境,但也不要亂考一氣,覺得反正0分也沒關係這種心態,那或許會將你推入一個你根本學習不到東西的低階教室。

 

總之,有人在第一天就拿了很高的分數,他會被分到很高段的班級,也有人是英文一竅不通的(像是我的台灣室友),他就會被分到專門教一竅不通的幼幼班。不管你的英文程度到哪裡,在這個地方,總有你能學習的東西。

 

Neko曾對我說,有人會希望在台灣人很少的地方,能夠利用大量英語環境來逼迫自己突破,也有人會希望在台灣人很多的地方,能夠感受比較輕鬆、沒那麼窘迫。

 

說實在的,我個人覺得,英文要突破,是看你個人是否有那份毅力跟決心去逼迫自己念,就像我即便是在台灣人算多的ALS,我的朋友卻大多是外國人,而我總是跟韓國人、日本人走在一起、玩在一起,還穿著日本國旗外套,我不開口說中文,甚至有人會以為我是日本人。

 

2nd

3rd

(註:他們總喜歡穿著我的外套玩耍。)

   

但,在一開始我跟那些朋友沒那麼熟時,我總是一個人默默地去搭公車、然後下課後一個人回宿舍,其實,多少會感受到孤獨,尤其人又在異鄉。

 

有天傍晚,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我必須穿過一個莫名的空地,在澳洲往往能見到很火紅的美麗夕陽,而我就在那空地上發愣,看著那片夕陽。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這是我手機第二次響,第一次是接機的人打給我,那麼,這次會是誰?我看了看號碼,是陌生的,也不是+886開頭(台灣國碼)。我接起來後,是當初那個Neko,他打給我向我問候,給予關心的口吻,問我一切是否都好?

 

「很ok一切都好。」我說。但其實當下我覺得有點心酸,默默嘆了聲氣。

 

「有找到東西吃吧?我跟你說啊在宿舍的哪邊哪邊都有超市能買東西」原來她看了我的網誌,得知我第一天找不到東西吃的窘境,哈哈。

 

我向她道謝,跟她說,她是在我到澳洲後第一個這麼關心我的人,真的是很謝謝。她笑了笑,說這沒什麼。

 

掛上電話後,我覺得滿是窩心,突然慶幸著我是她帶的學生。

 

「好吧,就算遇不上Amber,這個Neko也非常地貼心。」我心裡暗自想著。

 

在上課的那些日子裡,我認識了非常多的外國人,因為老師上課的方式是非常重視對話的,我們在與同學們一再地對話中,多少會漸漸地熟稔。課堂中間休息時間,會抽煙的學生們,會聚集在ALS的門口,或許說著自己的母語,或許說著英文,嬉笑打鬧著。

 

4th  

 

我往往很忙碌地邊跟我的朋友們交談邊還要用各種打招呼方式去向其他路過的同學們say hi,那真的很有趣,有些人一定要撞一下、有些人一定要大聲呼喊對方名字、有些過熱情的還要抱、最誇張的就是有個巴西女生她糾正我的打招呼方式,突然就親向我的臉頰說這才是正確的,我整個傻在原地。

 

但我最棒的朋友們,就是我上面所提到的室友們,以及那個穿著我外套的日本人Kazuki,這也是後話了。

 

說到Kazuki我便想起他的女友Emma是台灣女生他們是CCR

 

這就是在語言學校的額外好處,常常有CCR的發生,這很正常的。 

 

說到在ALS的時間裡,所提升的英文能力。其實在單字量來說,我並沒有多上太多,一部分原因是英文其實生活上所用的,就是那些而已,一部分原因是我自己不愛唸書,哈哈。在文法上,助益頗多,就像我上面所提到的,在課堂上,老師會不斷地利用各種方式,來讓你有說話機會,於是我就在這些練習裡,把那些句型給學了起來,而不像是在台灣的教育,什麼是進行式、什麼是未來式、什麼是過去完成式blablabla,通通根本背了就忘。

 

但我覺得幫助最大的,其實是,說英文的膽量。

 

台灣人普遍英文不是太好,而且又不敢說英文,於是容易英文卡卡“。

 

但在學校這樣的環境裡,你會跟老師同學們練習對話,你在下課時會跟同學們哈拉閒聊,無意中,便習慣於說英文這件事。

 

隨著時間過去,當我已在宿舍與學校混熟後,我與我的同學朋友們,下課後才要做本日的正事,原來唸書變成第二件事了,而正事就是,今天晚上要幹嘛呢!?

 

5th  

我們常常...Beach House

 

 

6th  

或是... 在壽司店的路邊座椅買酒喝

 

7th

 

但最常的還是跑回宿舍接著去抱一箱又一箱的酒回來開party聊天

 

有時我們在宿舍開party時,也會遇到另一團的同好,如果喝開的話,往往我們會互揪同樂,ALS的宿舍,並不是單純只有ALS的學生,還有一大堆莫名其妙大學生也會進駐,這張便是在一次混趴的時候,認識的一位澳洲美女,要拍照時,我害羞地不知道該怎麼樣靠近她,她卻直接一把將我勾過去貼著她,我差點變成剛從人妖島出來的香吉士,噴血而亡。

 

8th  

 

在這段歡樂的時光裡,時間度過地非常快,有些朋友們比我早畢業,也許就離開布里斯本了,往往那都成為我們開趴的名義。不過更多的是比我晚畢業的朋友們,我在畢業後依然時不時地溜回學校探探他們,他們往往看到我會興奮地衝過來抱我,拉著我進學校跟他們一起吃午餐,我都快流出淚來了。

 

但更重要的事是要找工作啊

 

我在布里斯本時,找工作像是中邪一般不順,投什麼都沒下文,那時是我的大低潮期,Neko也知道,她常常介紹我認識她以前的強者學生們,看是否能幫助我工作上的事,也常常發文祝禱我找工作順利。ABC對我來說,很像一個避風港,我以前有事沒事,就會跑進布里斯本辦公室裡,吹冷氣用網路,喝喝飲料什麼的,我覺得我在那個結界裡我很安全,可以好好的放鬆。就在有次,也是我在布里斯本唯一的一次面試,那是一個超可怕的龐大群體面試,約上百人,職缺:三個。我是唯一一個走到最後一關的台灣人,但我終究是被刷下來了,我覺得很沮喪,真的非常沮喪,我默默地走進辦公室旁的韓國超市,買了瓶綠茶,然後進辦公室靜靜地坐著,一聲不吭。

 

Neko她無時無刻都在替我打氣,甚至還托當時正要從台灣回澳的當家小生Ray,給我送來一封信跟兩包菸,即便菸在澳洲是非常貴的,但我一直堅持不抽這兩包菸,我一直放著當做護身符(之類的),我一直笑稱這兩包菸是月步菸,是讓香吉士學到月步的媒介,直到我要回台灣前,才開封,並在台灣抽完。

10th  

 

關於工作,ALS同樣有不錯的媒介,在這之前,我必須先提的就是,課堂上,不管是面對哪位老師,他們基本上一定會教的一門,就是履歷怎麼寫或是求職、工作的用語,而你可以從中多少獲取一些經驗,以至於不會毫無頭緒地著手找工作這回事,再來就是ALS裡有工作方案的提供,就是念一定額度的週數接著就直接把你推薦到某農場去這樣,由於我不是報這個方案的,所以並無法詳盡地解釋,但我從同學那得到的資訊,感覺這是cp值頗高的方案,我那同學他就是用這方案,然後跑去農場,二簽拿到手,學校生活也玩夠本,英文能力更是大提升,後來他跑去大賣場工作,那可是我們夢寐以求的工作啊。

 

後來經朋友介紹之故,我跑去雪梨,離開了布里斯本,又因為省錢而跑去黃金海岸搭飛機,突然想到電影Wasabi的名言:「從哪裡開始,從哪裡結束。」,由於路我已經算蠻熟的,其實一個人過去機場也不是問題,只是行李頗多。所以KazukiEmma堅持要送我去機場,就連我要幫他們付到機場的交通費,他們也不肯,這是我在布里斯本,最後也最感動的一段路途。

 

final  

 

然後詭譎的是,我一到雪梨後沒幾天,就開始有陸陸續續的電話打來,那些都是當初在布里斯本投的工作,我只能仰天長嘆世事難預料啊。 

 

寫了這麼多,但這其實只是我在澳洲的一小部分,在那之後,我認識了更多很棒的人們,有了更多很棒的體驗,不過,在ALS的那段日子,一直一直,都是我最懷念的美好時光。

 

 

 

 

如果你覺得文章很棒,請按讚或留言鼓勵我們唷 : )

歡迎附上我們出處轉貼分享給大家喔!!

 

延伸讀:

[澳洲打工渡假連載專欄]跟ABC一起一步步達成夢想 [置頂]

    澳洲打工渡假 Ray&Amber的八十八個自問自答(Working holiday visa FAQ) [置頂]

〔澳洲打工渡假〕選ABC的十個理由

 

 

 

 

 

 聯絡ABC團隊 + 快速線上諮詢 + 每月免費澳打新手講座報名

 快來加入 ABC澳洲打工渡假遊學萬人粉絲團

 第一支澳洲打工渡假app熱烈下載中!請上app store搜尋:澳洲打工渡假 一機在手,澳洲資訊帶著走!

 

 

 

, , , , , ,

ABCwithy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